比尔·盖茨:终结新冠疫情唯一方法是全球70亿人都接种疫苗

比尔·盖茨:终结新冠疫情唯一方法是全球70亿人都接种疫苗插图

 

网易科技讯5月1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前,微软联合创始人、亿万富翁慈善家比尔·盖茨(Bill Gates)就致力于支持研发应对各种传染病的疫苗。在最新博客文章中,盖茨认为终结当前新冠疫情的唯一方法就是让全球70亿人都接种疫苗。不过,目前还没有新冠病毒疫苗被批准广泛使用,而且可能需要长达18个月时间才能研发成功。 盖茨说,有100多种不同的新冠病毒疫苗正在研制中,其中8到10个项目看起来特别有潜力。

以下为盖茨博客文章全文:

这些日子以来,我被问得最多的问题之一是,世界什么时候能够回到疫情爆发之前的样子?我的答案总是一样的:当我们有一种近乎完美的新冠病毒药物时,或者当地球上几乎每个人都接种了新冠病毒疫苗的时候。前者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发生。我们需要一种有效率至少达到95%的神奇疗法来阻止疫情爆发。现在大多数候选药物远没有那么强大,虽然它们可以拯救很多人的生命,但还不足以让我们恢复常态。

这就是疫苗需要发挥作用的时候。人类从未有过比开发对新冠病毒的广泛免疫力更紧迫的任务。现实地说,如果我们要恢复常态,我们需要开发一种安全有效的疫苗。我们需要制造数十亿剂疫苗,需要将它们运往世界各地,需要所有这些都尽快实现。这听起来令人望而生畏,事实也的确如此。我们的基金会是世界上最大的疫苗研发资助者,这一努力使我们以前所做的任何努力都相形见绌。这将需要前所未有的全球合作努力。但我知道会有结果,因为根本没有其他选择。

世界正在历史上最快速度研发新冠疫苗

安东尼·福奇博士(Anthony Fauci)曾表示,他认为研发新冠病毒疫苗需要大约18个月的时间。我同意他的观点,虽然可能短到9个月,但也可能长到两年。尽管18个月听起来可能很长,但这将是科学家们研发新疫苗的最快时间。开发疫苗通常需要五年左右的时间。一旦你选择了一种疾病作为靶点,你就必须开发出疫苗,并在动物身上进行测试,然后开始在人体上测试安全性和有效性。

安全性和有效性是每种疫苗最重要的两个目标。安全性就像它听起来的那样:给人接种疫苗安全吗?有些轻微的副作用(如轻微发烧或注射部位疼痛)是可以接受的,但你不想给人们接种会让他们生病的疫苗。有效性则衡量疫苗保护接种者不生病的效果。虽然理想情况下,我们都希望疫苗100%有效,但事实并非如此。例如,今年的流感疫苗大约45%有效。

为了测试安全性和有效性,每种疫苗都要经过三个阶段的试验:

1)第一阶段是安全试验。少数健康志愿者将首先接种候选疫苗。你可以尝试不同的剂量,以最低的有效剂量产生最强的免疫反应,而不会产生严重的副作用。

2)一旦确定了某个配方,就将进入第二阶段,它告诉你疫苗在打算接种的人身上效果如何。这一次,将有数百人接种疫苗。这个群体应该包括不同年龄和健康状况的人。‘

3)在第三阶段,将有成千上万的人接种疫苗。这通常是测试需要时间最长的阶段,因为它发生在所谓的“自然疾病条件”。需要把它接种给一大群可能已经有被目标病原体感染风险的人,然后等着看疫苗是否减少了感染率。

在疫苗通过所有三个阶段的试验后,就要开始建造生产它的工厂,然后它被提交给世界卫生组织和各种政府机构进行批准。大多数疫苗开发和推广都需要遵循这个过程,但目前正常的开发时间表显然还不够好。在拯救生命和减少数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方面,我们能够减少这一进程所需的每一天,都将给世界带来巨大的不同。

在传统流程中,解决关键问题和未知问题的步骤是按顺序进行的。这可以帮助减轻财务风险,因为开发一种新的疫苗通常非常昂贵。许多候选实验都失败了,这就是为什么公司要等到知道上一步成功后才投资下一步的原因。

对于新冠病毒来说,资助开发显然不是问题。各国政府和其他组织(包括我们的基金会和名为“防疫创新联盟”的非营利组织)已经明确表示,他们将不惜一切代价支持寻找疫苗。因此,科学家可以通过一次完成几个开发步骤来节省时间。例如,私营部门、政府和我们的基金会将开始建设生产不同潜在疫苗的设施。如果其中有些设施最终闲置,那也没关系。为了在生产上领先,这只是一个很小的代价。

幸运的是,压缩试验时间表并不是将通常需要5年的过程在18个月内完成的唯一方法。我们要做的另一种方式是同时测试许多不同的方法。

有100多种候选疫苗正在开发中

截至4月9日,有115种不同的新冠病毒候选疫苗正在开发中。我认为其中八到十个看起来特别有希望。最有希望的候选疫苗采取各种方法来保护身体免受新冠病毒的侵袭。要理解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记住人类免疫系统是如何工作的至关重要。

当疾病病原体进入身体时,你的免疫系统会产生抗体来做出反应。这些抗体附着在微生物表面被称为抗原的物质上,这会向你的身体发出攻击的信号。你的免疫系统记录了它曾经击败过的每一种微生物,这样它就能在入侵者使你生病之前迅速识别并消灭它们。

疫苗通过教导你的身体如何在不生病的情况下战胜病原体,从而绕过了这一整个过程。最常见的两种方法是灭活疫苗和活疫苗。灭活疫苗含有已被杀死的病原体,而活疫苗是由已经减弱(或减毒)的活病原体制成的。它们非常有效,但比灭活的同类药物更容易产生副作用。

灭活疫苗和活疫苗是我们认为的“传统”方法。有许多这两种类型的新冠病毒候选疫苗正在开发,理由很充分,因为它们都是成熟技术,我们知道如何测试和制造它们。缺点是制作它们很耗时。每剂疫苗中都含有大量的物质,而且这些材料大部分是生物性的,这意味着你必须培育它。不幸的是,这需要时间。

这就是为什么我对某些候选疫苗正在采取的两种新方法感到特别兴奋的原因:RNA和DNA疫苗。如果这些新方法中有一种取得成功,我们很可能更快地将疫苗送到全世界。为简单起见,我只解释RNA疫苗。DNA疫苗与其相似,只是使用了不同类型的遗传物质和给药方法。

近十年来,我们的基金会始终在支持RNA疫苗平台的发展。我们原本计划用它来开发像疟疾这样影响穷人的疾病的疫苗,但现在它看起来是应对新冠病毒最有希望的选择之一。第一个开始人体试验的候选疫苗是一家名为Modern na的公司研制的RNA疫苗。

RNA疫苗的工作原理是这样的:它不是将病原体的抗原注射到你的体内,而是给你的身体提供产生抗原本身所需的遗传密码。当抗原出现在你的细胞外面时,你的免疫系统就会攻击它们,并学会如何在这个过程中击败未来的入侵者。这基本上把你的身体变成了自己的疫苗制造工厂。

因为RNA疫苗让你的身体完成大部分工作,所以它们不需要太多的材料,这使得它们的制造速度大大加快。然而,有一个问题:我们还不确定RNA是否是一个可行的疫苗平台。由于新冠病毒将是RNA疫苗的第一个靶点,我们必须证明该平台本身有效,并证明它创造了免疫力。这有点儿像同时构建计算机系统和第一个软件。

即使RNA疫苗继续显示出希望,我们仍然必须继续寻求其他选择。我们还不知道新冠病毒疫苗会是什么样子。在此之前,我们必须在尽可能多的方法上全力以赴进行尝试。

这可能还不是一种完美的疫苗,但没关系。天花疫苗是唯一一种将地球上的所有相关疾病都消灭的疫苗,但接种起来也相当残酷。它在任何拿到它的人的手臂上都留下了伤疤。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人产生严重的副作用,以至于他们不能上学或工作。一小部分人甚至产生了更严重的反应。天花疫苗远非完美,但它完成了任务。新冠病毒疫苗也可能与之类似。

如果我们正在设计一种完美的疫苗,我们会希望它是完全安全和百分之百有效的。它应该是单剂接种就能给你提供终身保护,而且它应该很容易储存和运输。我希望新冠病毒疫苗具备所有这些品质,但考虑到我们的时间表,很可能无法实现所有这些优点。

正如我前面提到的,两个优先事项是安全性和有效性。由于我们可能没有时间进行多年的研究,我们将不得不进行更广泛的第一阶段安全试验,并确保我们有很好的现实世界证据表明疫苗完全可以安全使用。

我们在疗效方面有更大的回旋余地。我怀疑一种有效率至少70%的疫苗将足以阻止疫情爆发。有效率60%的疫苗就可以使用,但我们可能仍然会看到有些局部爆发。任何有效率低于60%的疫苗都不太可能产生足够的群体免疫力来阻止这种病毒。

最大的挑战将是确保疫苗在老年人中有效。年龄越大,疫苗的效果就越差。你的免疫系统就像你身体的其他部分一样会老化,识别和攻击入侵者的速度较慢。这对于新冠病毒疫苗来说是一个大问题,因为老年人是最脆弱的。我们需要确保他们受到保护。

带状疱疹疫苗(也是针对老年人的)通过增强疫苗的强度来对抗这一点。我们可能会对新冠病毒疫苗做类似的事情,尽管它可能会带来更多的副作用。卫生机构还可以要求超过一定年龄的人加大疫苗接种剂量。

除了安全性和有效性之外,还需要考虑其他几个因素:

1)需要注射几剂?一种只接种一次的疫苗更容易、更快地交付。但我们可能需要一种多剂量疫苗才能获得足够的疗效。

2)效力持续多长时间?理想情况下,疫苗会给你提供持久的保护。但我们可能最终只会得到一种只会让你在几个月内不生病的疫苗。如果发生这种情况,短期疫苗可能会在我们研究更持久的疫苗时使用。

3)如何存放?许多常见的疫苗都保存在4摄氏度环境下,这大约是普通冰箱的温度,所以储存和运输很容易。但是RNA疫苗需要储存在更低的温度(低至零下80摄氏度),这将使到达世界某些地区变得更加困难。

我希望18个月后我们拥有的疫苗尽可能接近“完美”。即使不是,我们也会继续努力改进。在那之后,我认为新冠病毒疫苗将成为新生儿常规免疫计划的一部分。

然而,一旦我们有了疫苗,我们仍然有很大的问题要解决。那是因为,我们需要制造和分发至少70亿剂疫苗。为了阻止疫情蔓延,我们需要让地球上几乎每个人都能获得疫苗。我们以前从来没有把东西送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而且,正如我前面提到的,疫苗的制造和储存特别困难。

在我们知道我们到底在做什么之前,我们无法弄清楚制造和分发疫苗的许多事情。例如,我们是否能够利用现有的疫苗工厂来生产新冠病毒疫苗?

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建造不同种类的疫苗工厂来提前做好准备,因为每种疫苗类型都需要不同类型的工厂。我们需要准备好能够生产每种疫苗的设施,这样我们才能尽快开始生产最终的疫苗(或多种疫苗)。这将耗资数十亿美元。各国政府需要迅速找到一种机制,为此提供资金。我们的基金会目前正在与CEPI、世卫组织和各国政府合作,以解决融资问题。

这些讨论的一部分集中在谁将在什么时候接种疫苗。现实情况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同时接种疫苗。生产70亿剂疫苗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如果是多剂疫苗,可能需要140亿剂,我们应该在第一批疫苗准备就绪后立即开始分发。大多数人都同意卫生工作者应该优先接种疫苗。但是谁是下一批接种者?老年人?老师?从事必要性工作的工人?

我认为低收入国家应该是首批接受这种治疗的地区之一,因为这些地方的人死亡的风险要高得多。新冠病毒将在贫穷国家传播得更快,因为像保持安全物理距离这样的措施更难实施。更多的人基础健康状况不佳,这使他们更容易出现并发症,薄弱的卫生系统将使他们更难获得所需的护理。在低收入国家推广疫苗可以拯救数百万人的生命。好消息是,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在疫苗联盟(GAVI)中拥有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专业知识的组织。

对于大多数疫苗,制造商与他们工厂所在的国家签署协议,这样该国就可以率先获得疫苗。目前还不清楚这是否会在新冠疫情中发生。我希望我们能找到一种方法,在公平的基础上把疫苗传播给全世界。一旦我们更好地了解了我们正在从事的工作,世卫组织和国家卫生机构将需要制定分发计划。

最终,我们将扩大规模,让每个人都能接种疫苗。然后,我们将能够恢复正常,并有希望做出决定,防止我们再次陷入这种情况。现在可能很难看到最终结果,但隧道尽头已经出现一丝曙光。我们正在做正确的事情,尽快接种疫苗。与此同时,我敦促人们继续遵循地方政府制定的指导方针。我们是否能够尽快度过这场疫情,将取决于每个人是否都在尽自己的力量来保障彼此的安全。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